原标题:死磕美国,中国会用这俩狠招吗?

减持美国国债或让人民币汇率贬值。

国务院新闻办于2018年4月4日(星期三)下午举行吹风会,请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介绍中美贸易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中方会减持美国国债

或让人民币汇率贬值来反击美国吗?

华尔街日报记者:从表面上看来,现在中美贸易冲突确实有升级的趋势,我们就想问一下,现在中方和美方到底有没有还保持着沟通和对话?您觉得双方达成协议,避免贸易冲突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现在有多大?

还有一个问题,随着冲突的升级,现在市场上非常关心,中方会不会以减持美国国债或者让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方式来反击美国。请问朱部长有何回应?

朱光耀:谢谢华尔街日报的记者。首先,中方历来强调中美的经济关系是互利共赢的,这是中美经济关系的实质。在1979年,中美两国建交之初,中美贸易额只有25亿美元,到了2017年度,中美贸易额达到了5800亿美元,增长了232倍还多。这样快速的发展,反映的实质就是中美经济关系互利共赢,是中美两国人民意志的体现,造福于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

这么快的经济关系的发展,这么大的贸易额度,难免有贸易摩擦。贸易摩擦,我们历来强调要本着相互尊重的原则,通过政策沟通磋商加以解决,要按照WTO的规则加以解决,这是作为WTO重要成员的中美两国都应该遵守的一个原则。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成功的合作,建设性的方式,解决了过去许多次贸易纠纷、贸易摩擦。坦率而言,今天我们面临的挑战确实是巨大的,因为这个额度大家都看到了。

但是,中方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不希望贸易战,因为结果只能是双输,损害中国的利益,损害美国的利益,也损害世界经济发展的前景。在这个特殊的关头,我们希望中美两国都要以建设性的方式,以智慧和相互尊重的态度,来解决好问题,处理好挑战,使中美经济关系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上来。

第二个问题,如果继续升级,记者朋友们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中国从来没有对外部压力屈服,外部的压力只能使中国人民更加奋发图强,外部的压力只能使得我们更加聚精会神,促进经济的发展。

外部的压力在另一个方面看是动力,来促进我们的创新,促进我们的发展。当然,我们希望,我们都能够从双方各自的利益出发,以建设性的方式,解决好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不要用一种任性、冲动的行为举止来对待对中美两国人民福祉如此至关重要的中美经济关系。

第三个问题,关于美国政府债券的问题。我知道,这个问题是国际社会普遍关心、国际资本市场高度关注,我特别提醒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注意,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两会”举办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的答记者问时,对这个问题作了权威阐述。

李克强总理强调,中国是按照市场的规律、具体的市场原则和多元化的原则,通过市场操作,来进行外汇储备的运作。中国是国际资本市场负责任的投资者。这是李克强总理在中国“两会”以后,在记者会上对世界的庄严宣告。

理解李克强总理讲的“负责任的投资者”,我想和大家一起来了解中国外汇储备运作的一个基本原则。

首先,中国确实拥有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人民的财产。中国外汇储备运作的原则首先是安全性,要确保我们投资的安全性。第二是流动性,第三是适度的盈利性。

多年来,中国正是根据这些指导原则来进行外汇储备的运作,保护人民财产的安全,这是从国内角度来看。从国际角度看,中国是国际资本市场负责任的投资者,就表现在我们对国际资本市场运作规律的尊重,我们是在这个原则下进行具体操作的。我想,李克强总理这个阐述就是对今天华尔街日报记者问题的一个非常明晰而且权威的回答。谢谢。

打大豆牌是不是“精确性打击”特朗普?

美国有线电视CNN记者:美方在公布这个清单的时候说到,要尽可使自己本国的企业和民众受到的影响最小化,中方公布的这个清单有什么考虑?

您刚刚说到,这14项和100多项产品,第一第二项就是美国的大豆,这些农产品对一些美国中西部农业大州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这些州也是特朗普上次大选的票仓。

所以我想问,中方在做这个考量的时候,是不是要打击特朗普总统的政治基础,做一些精确性的打击,来迫使他不进行“贸易战”或者返回谈判桌呢?

朱光耀:CNN的记者要从政治的角度来分析目前中美经济关系面临的这种挑战,我想我们还是在商言商,从经济本身来分析我们面临的挑战和我们如何应对这种挑战。

因为,我们中方再三强调,中美经济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中美经济关系是整体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习近平主席倾注大量的心血,维护中美经济关系的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正是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同美方反复严正交涉,提请美方注意,用所谓“301条款”、“国家安全”理由,来处理经济问题,最后会损害美国自身,损害中国,也损害全世界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被迫作为反制行动提出了相关的产品目录,提出的这种目录和相关顺序是有依据的。

坦率而言,美国的大豆对中国的出口占美国全部出口大豆的62%,我们知道,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是希望中美经济关系友好发展的,因为他们可以从健康发展的中美经济关系中受益。美国2017年向中国出口的大豆是3285.4万吨,占中国整个进口的34.39%,出口量太大,中国种植大豆的农民向相关协会提出了诉求,美国政府方面的补贴已经影响到了中国种植大豆农民的利益,中国政府要尊重中国农民的要求,尊重中国大豆协会的政策诉求。

所以在这方面,大豆就作为了这次我们反制的一个选项。但是目前这些产品目录都还没有生效,双方已经把问题摆到桌上,现在是谈判合作的时间了,谈判合作的前提,就是相互尊重,而不是一方向另一方面妄加、强加条件。

我们认为,这种任意妄为的行为解决不了问题,分歧只能通过建设性对话、务实协商加以解决。协商的前提要互谅互让,而不是漫天要价。中美在这方面长期的友好交往,坦率而言,我多年从事对美方面的工作,我和美国的同事也有很多争执。

但是我们知道,什么是各自的国家利益,我们要回到谈判桌,按照两国元首海湖庄园和汉堡会晤、北京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以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解决好贸易分歧,并使得中美互利共赢的经济关系更加巩固,造福我们两国人民,其中就包括我们中美两国种植大豆的农民。

我也非常感谢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和美国大豆协会。我知道这两天他们通过各种形式,包括自费在美国的媒体发声,要求特朗普总统和美国行政当局,维护来之不易的美中经济关系。当然,他们是从中受益良多的。谢谢。

商务部解释美对华贸易逆差原因

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记者:我的问题是,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中提出,希望中方每年减少一千亿美元的对美顺差,中方怎么看?

王受文:谢谢你的提问,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下贸易顺差是怎么形成的。贸易是两国企业、两国的消费者在自愿的基础上做出选择的结果。有时候,一个国家要买,另外一个国家要卖,所以出现顺差逆差,不是政府所能决定的,它是由两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产业竞争力等来决定的。

在我看来,中美贸易为什么会出现不平衡,首先是美国经济结构问题,美国储蓄不足、储蓄小于投资,消费比较多,这决定了它一定在全球贸易上有逆差,所以美国不只是和中国有贸易逆差,和其他许多国家都有贸易逆差。第二,美元作为国际支付货币,也决定了美国必须要保持比较大的贸易逆差,才能维持美元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

王受文:第三,中美贸易出现不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有很多优势的行业,但是美国自我限制,不向中国出口,出口就少了,因此就有逆差。比如美国的高科技行业。美国很多产业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但是政府不让它出口,有能力的不卖给中国,当然出口就少,就会有逆差。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在能源产品、原油、液化天然气等方面,以前美国都不让向中国出口,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放宽了这方面的限制,我们从美国的石油天然气进口大大增加,这些都是非常积极的措施,有助于解决我们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

再说到贸易不平衡的数字。如果我们深入分析中美贸易顺差或者逆差的数字,如果考虑统计的原因,考虑转口贸易的原因,考虑服务贸易的原因,中美贸易的顺差实际上只有美方公布逆差的三分之一,并不那么大。

而且,就美国而言,最近几年,他们的经常项目贸易逆差占GDP的比重,在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达到了4.9%,现在只有2.3%,就是说他的经常项目贸易逆差占GDP的比重已经大大减少了。就中国来说,2007年的时候,我们经常项目的贸易顺差占到GDP的比重9.9%,到去年只有百分之一点几。所以说我们两个国家在贸易平衡方面的发展都是取得成绩的,都是值得祝贺的。

具体你提到了一千亿美元的顺差让中国来减,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首先是因为办不到。贸易顺差逆差,我刚刚分析了原因,是市场力量决定的,是由美国整体经济政策、经济结构来决定的,中方一家是减不了顺差的。

美记者5连问发难“中国制造2025”,

中方:请细读,它不可怕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记者: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301”调查报告中,好像对“中国制造2025”颇有微辞,他提出了几方面的担忧,一是先进的技术中国如何获得,是否通过正当途径?还有让中国企业占一定的市场份额,有没有排他性?最后是政府大量资助国内公司,是否符合国际经济规则?您对这些看法有什么评论?“中国制造2025”会不会调整它的做法,让它更符合国际经济规则?

王受文:谢谢你的提问,你的普通话比我的还好。我想说,对“中国制造2025”,中国是本着一个开放发展、合作共赢的理念提出来的,你了解得非常清楚,说明“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是公开透明的。

它的目的是为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提供一些战略指引,提供一些信息指导,“2025”是透明的,是开放的,也是非歧视的,不仅仅中国的企业可以参加,外国的企业也可以参加,不只是国有企业可以参加,民营企业也可以参加,所以也欢迎美资企业参加“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

“中国制造2025”在出台过程中,我们做了严格的合规审查,商务部根据我们入世的承诺,履行合规的职责,就是查查是否符合我们加入世贸组织的义务。我们认为,“中国制造2025”符合在世贸框架下的义务。

如果你认为“中国制造2025”哪些方面不符合WTO的义务,违背了中国的承诺,我们可以到WTO进行磋商,可以提起起诉,我们不希望人为地制造借口,然后实施单方面的措施。也许我们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们希望在WTO国际规则的框架下解决问题。

“中国制造2025”有一些指标,这些指标是预测性的,是指导性的,并不是强制性的任务。实际上,很多国家也有类似的指导性指标、指导性的规划,如果我说得不对,你可以指正。美国克林顿政府时期,曾制定了一个国家基础设施计划,将信息高速公路作为振兴美国经济的一项重要措施,我们认为我们的“中国制造2025”和这些相类似。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奥巴马政府也制定了一个“出口倍增”计划,宣布在五年之内出口翻番,这都是指导性的目标。欧盟也有“工业复兴”计划。所以我觉得,对“2025”,可能大家需要再去仔细地阅读,不要把它当成可怕的事。我想强调,它是透明的,是开放的,是非歧视的,它制定的一些目标也是指导性的、指引性的,只提供一些信息引导,而不是强制的任务。这一做法,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采取的。

朱光耀表示,王受文部长对这位记者问题的回答,是从历史、从国际的角度进行比较,是非常客观性地回答。但是对这个问题,我认为,美方USTR用这个方法来指责“中国制造2025”,虽然也很坦诚、很直率,就是中国侵犯了发达国家美国的知识产权,或者说偷窃了美国的知识产权,原因就是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快的发展。

确实,1980年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每人220美元,而2017年最新的统计数据,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了8820美元,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综合国力空前提高,是怎么样实现的?我想,最根本的,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改革开放。习近平主席强调,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在知识产权方面,中国如何实现了这么快的飞跃?我也可以坦白地告诉记者先生,我们有我们的秘诀。

首先,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我们在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的同时,坚持人才是第一资源,坚持创新是第一动力,这就是中国发展的秘诀,也就是习近平主席所总结的,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我们坚持新发展观,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我们要实现国民经济的不断向前发展,不断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与此同时,在处理国际关系方面,我们要坚持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原则,在这方面处理好中美经济关系是至关重要的。

朱光耀称,在中美经济关系面临挑战的关键时刻,我想,我们双方都应该设身处地,要在尊重事实、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平心静气地来进行磋商。谁的问题,谁做检讨,不要相互指责,不要相互把对方的发展认为是自己付出的代价,这是错误的观点。

当今世界是个多元化的世界,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的合作对于世界的和平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对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知道,不仅是中美两国人民,而且全世界人民都真正的期待中美两国能够妥善地处理好当前我们面临的贸易摩擦。

尽管那位记者问到“贸易摩擦”和“贸易战”,因为我们现在都是在相互“亮剑“,提出条件,我们是在双方提出条件的基础上,通过平等协商,妥善解决贸易争端。这里面也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可以说,中国发展创新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谢谢。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